灵车漂移猫猫机

superbat无差玩家,当代对词ooc小能手
尽可能会减少错字,不捉虫
双商极低KY不自知请把我骂醒
猫猫机主要更新DC相关
我最近很忙弧很长感谢体谅

【超蝙】一个英雄的诞生

Cp:超蝙亨本,斜线前后无意义

分级:PG

预警:除俺的本人写作问题之外好像也没啥了,超露过去式,私设漫画蝙蝠洞

时间线:BVS,超人没死,我不接受JL

Summer:超人失去了一切超能力。

 

“...你说你感受不到自己的超能力了?”

布鲁斯韦恩用手臂撑在吧台上开口询问,他右手手指捏着酒杯轻轻摇晃里面那琥珀色的酒业,当中的冰块彼此碰撞发次轻微的声响,他眼神的聚焦点在酒和昔日的超人之间来回飘移,后者感受到他目光飘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总是会变得很紧张,像是野兽被跨入了领地,尽管这头野兽失去了利齿。

他半弯下身子抱着头说:“是的...我感受不到他们了...昨天我在帮妈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我不能把我家的拖拉机给举起来了,今天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失去它们了。”他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盯着布鲁斯观察他的表情,克拉克说:“这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我甚至感觉很好,我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到了,也不用担心再把什么东西给捏碎...我觉得我像是一个普通人。”

这次布鲁斯就没有说话了,他摇晃着手里酒杯中的酒听着里面冰块彼此碰撞的声音,冰块当中的薄荷叶还是生机勃勃的的,一时间整间屋子除了这点声响就再没别的了。过了一会儿哥谭人将酒一饮而尽开口说:“我会将你的工作问题解决的。”他这样说着从吧台里走出来做了个跟我走的的手势。

他下到了蝙蝠洞。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信任?克拉克暗地里想,顺便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塞进心底弥补空缺,他紧张的环视四周端详着蝙蝠侠平时的工作场所,头顶上的那群蝙蝠因为生人的到访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它们叽叽喳喳的堆在一起紧张的盯着访客,而那名访客却已经被主任给拉到一个小房间里面去了。

一个很简单的信息处理室,布置简洁但能看出蝙蝠侠的影子——那对小尖角简直就是标志,在显示器上面闪闪发光,棱角尖锐但能看出来抛光打磨的痕迹,在这块方方正正的六角物体上显得非常突兀,像是猫咪的耳朵被人安在了钢铁猛兽上面。

 “你需要为自己想一个新的名字。”布鲁斯说。他拉开电脑椅坐坐上去,显示器因为自动识别功能亮起来,上面显示的信息还是他的身体数值,但因为检测对象的离开各项数值都已归零。布鲁斯若无其事的关掉了那些窗口。

都已经过去了。不会再有了。

克拉克看着他在目录中建立一个新的条目,在名称那里停了手,他转头看向正在望着显示器上层层叠叠窗口出神的克拉克开口,蝙蝠侠开口说:“你需要一个假名。”

“托马斯.肯特。”于是他把这个事先准备好的假名给说了出来,他说“托马斯.克拉克.肯特。”

布鲁斯的手指顿了一下,这或许是巧合。然后他看着那些条目眨了下眼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回来然后敲上这些字母。

 

“托马斯.肯特?”戈登翻了一下那本档案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新来的大个儿,克拉克几乎是瞬间就将身体紧绷起来了,他的右手不自觉的捏成拳头有些警惕地看着戈登,后者瞥了他一眼然后让他放轻松,他说哥谭是个危险的城市,托马斯的到来是意料之外。

是的,臭名昭著的犯罪之城,蝙蝠侠出现以前每天都有一两起谋杀案,枪击案就像是每日甜点一般准时到达,每天的强奸犯和抢劫犯抓都抓不过来,每天都会有警员将收缴来得毒品锁在保险柜里,每天直到零点保险柜都能装满三个保险箱,其他各种小案件一个指头算十起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警员们大都含辛茹苦的尽力工作,时不时还要受到来自政府阶级的质问:为什么哥谭的犯罪率还是降不下去?

这一切直到蝙蝠侠的出现,一开始他被称作穿着蝙蝠戏服的怪人,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地下黑酒吧甚至把赌他什么时候死去当成了一种娱乐,直到蝙蝠侠将酒吧剿灭。于是渐渐地他变成为了哥谭罪犯眼中恐惧的化身了,他们被逼到开始在白天举行集会。他在哥谭开始夜巡的第三年哥谭犯罪率降至冰点。

他为这座城市付出半生的努力将其洗涤。

克拉克在戈登翻找资料的时候看了看窗外那阴暗的天空和似乎永远都不会干燥起来的楼房,那些来自上世纪的建筑物尽管已经非常陈旧但依然能够让人在里面住,他用自己失去超能力的双眼看着那些建筑物,发自内心的感觉很新奇。他的前半生被由超能力带来的庞大责任感牢牢覆盖捆绑在一个会阻拦他一生的事业上。

他还曾因这个事业险些丧命。

 

...所以为什么戈登一开始要让他去当交警?

克拉克有些不平的穿上制服心里的委屈几乎要流出水儿来滴在地上,但是它运用了自己从蝙蝠侠那里学来的情绪管理让自己显出一副开心的样子,但实际上这——拉奥,蠢透了。

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十字路口混乱的车流中。在这儿车与车拥挤、剐蹭和相撞,人们从车里钻出来指着对方鼻子大声谩骂口中吐出一句句不堪入耳的脏话,然后他们厮打在一起用拳头和脚去击打对方的身体让他受伤,直到克拉克凑过来把他们拉开。以前他还有超能力的时候只需要飘在那里人们就会安静下来了。

在过了些时候之后这个地方终于畅通,这期间克拉克还硬着头皮挨了不少骂——哥谭人真的很会找软柿子捏,都一眼看出他是外乡人听不懂哥谭那些无比接近于地区特色的脏话,纷纷把那句话送给他教他难堪。失去了超级大脑之后他的理解能力被打下了神坛坠入深渊,现在昔日的光明之子余生必须要用普通人的理解能力来思考一切了。

他站在十字路口给那些随时都会堵塞起来的车辆引流以确保不会堵车来加哥谭人民最近莫名暴躁情绪。克拉克敲了敲车窗之后发现里面的人是经过巧妙化妆之后的布鲁斯,他的妆让他看起来仅仅是很像布鲁斯韦恩,但又有很大区别。他在车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拉下车窗来,并且带着小孩子玩味的敲了敲车窗回礼克拉克,他说:“GCPD待遇怎么样?”

“蛮好。”克拉克想了一下说了这个比较中性的词语——确实是这样,好坏对半分,不过看现在还是好的那一边略占上风,只要忽略十字路口即将拥堵的车流。他抬头看了看然后低声说:“失陪一下。”

现在车又拥堵起来了,完美且成功的场景再现了一个小时之前的那副拥堵的样子。克拉克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然后就去疏通交通了。

好的,现在司机们和他们的乘客又开始相互谩骂了,他们把自己手边能抄起来的的那些轻一点不至于要了人命的东西都互相扔向对方,他们还不想因为一点交通问题进了监狱呀。

所以那些东西的其中一部分就理所当然的打在了克拉克身上了,他怀疑其中的一部分甚至是专门朝着他来的。虽然往前已经习惯了这种行为但切换了个身份他却理所当然的委屈起来了。

他只是履行义务而已。

在克拉克终于回到布鲁斯身边的时候已经过去接近二十分钟了,他在路边占了一个临时停车位悠闲地吃着一盒甜甜圈显示出一副休息绝不让警察操心的样子来。于是克拉克敲了敲他半开着的车窗然后看着它一点一点降下来然后露出里面主人还在嚼着甜甜圈的脸来——他嘴边甚至还沾了一点面包碎屑,这看上去可一点也不像蝙蝠侠。

“戈登让你来当交警?”布鲁斯开口说,他口里嚼着的甜甜圈让他的字句模糊不清起来。克拉克几乎是偷走了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说:“哥谭交警任务看起来很繁重。其他部门似乎清闲一些。”

于是布鲁斯为GCPD感到不平,他张开嘴角有面包屑的口来说:“你应该是没见过他们连轴转的样子吧?在哥谭警察的工作繁重程度位列第三,前两个是搬运工和建筑工人。虽然相比后者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但是——警察毫无疑问要体面一些,而且它在另一个榜单上名列第一。”

克拉克没有在咬那块高热量食物了,他开始好奇布鲁斯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但现在哥谭国王难得的俏脾气跑出来捣乱了,它让布鲁斯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克拉克等待自己说出那个榜单名字,看着克拉克的面部表情逐渐变成疑惑然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来,他说:
“死亡率排行榜。”

 

——TBC——

不写了不写了我们下下周见


评论
热度(3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灵车漂移猫猫机 | Powered by LOFTER